交易期货日本银行间同业市场面临崩溃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深圳福田股指期货配资-美国股市
自交易期货日本央行推出了负利率政策之后,日元交易期货反而暴涨交易期货、股市暴跌,舆论压力与日俱增。雪上加霜的是,近期又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变化——出于对新政的不确定性,日本的银行基本已经停止了银行交易期货间拆借活动。这也威胁着整个负利率政策的传导机制。

  自日本央行推出了负利率政策之后,日元反而暴涨、股市暴跌,舆论压力与日俱增。雪上加霜的是,近期又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变化——出于对新政的不确定性,日本的银行基本已经停止了银行间拆借活动。这也威胁着整个负利率政策的传导机制。

  根据彭博新闻社,1月29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宣布对金融机构在央行的活期账户实施-0.1%的负利率后,银行同业活动余额于2月25日大跌79%至纪录低位4.51万亿日元(约400亿美元)。疑惑、不安充斥着日本市场,短期利率互换利差飙升,债市波动性扩至3年新高。

  当前,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已经降至-0.01%,高于存放央行储备利率-0.1%。债券收益率的波动使得金融机构更难以确定自身可承担多少商业风险,即使存放资金在央行也要遭受损失。不得不问,负利率究竟是救兵还是毒药?“在我看来,实行负利率是绝望的产物,由于qe和制定通胀目标都无法实现理想的结果。”野村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称。

  无独有偶,财金文化董事长谢金河此前撰文指出,“日银(日本央行)被看出救经济的手段已到无招可用的地步,甚至到了有招也无用的窘境,市场对负利率更加不信赖,资金各自求出路,终于酿成金融市场一场小灾难(日元飙升、股市暴跌)。”

  在谢金河看来,负利率更像是一剂“毒药”,促使国债价格一度跌至负区间,而各大机构也不得不买。

  无独有偶,债王格罗斯曾直言,负利率无法救经济,且可能对市场及经济带来反效果;新债王杰弗瑞·冈拉克直指:“负利率有害无益,银行及金融股受创严重,将影响金融市场稳定。”

  其实,黑田东彦的初衷在于,通过压低债市收益率曲线,降低社会实际借贷利率,进而刺激资金转移至风险较高的资产,例如股市。显然,效果适得其反。

  1月29日,即黑田东彦祭出负利率政策当天,日元一度贬值至121.67日元兑1美元,但这只是昙花一现。自2月1日起,日元便开始狂飙,到2月11日竟创下111.06日元兑1美元的新高,总计升值8.72%;而日股暴跌17%,几乎把安倍过去三年促成日股大涨、日元贬值的努力全部抹去。截至2月29日,美元/日元仍维持在112.99的低位,日经225指数持续下挫至16026的低点。

  针对日本的窘境,标普首席经济学家保尔·施得表示:“日本央行前行长白川方明始终对qe和负利率十分抗拒,不愿配合安倍实施qe;2013年黑田东彦上任后,突然加大宽松力度,但此后效果减弱。”“qe在美国 、英国都起到了较好的效果。这两大央行采取行动的速度快、形式激进、有信心,因此大大提振了市场信心,但其在日本和欧洲的效果次之。”保尔·施得告诉记者。

  辜朝明指出,遥想当年黑田东彦在上任时曾承诺的,如果两年内无法实现通胀2%的目标,就会自动辞职。“当前日本央行已经将实现通胀目标的时间从原来的2016下半财年推迟到2017上半财年。”

(责任编辑:df150)